农业农村部 生态环境部 林草局关于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的指导意见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湖泊、水库等大型水面是我国内陆渔业水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水面渔业是我国淡水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建设水域生态文明、保障优质水产品供应、促进产业融合、增加渔民收入发挥着重要作用。 但近年来,随着资源环境约束加剧,大型水面渔业发展空间急剧萎缩,发展模式亟待转型升级。 面对新时代新形势,大力发展大水面生态渔业刻不容缓。 根据大水面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和渔业发展需要,开展渔业生产调控活动,促进水生态、生产、生活协调发展。 现提出以下指导意见。

一、促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的总体要求

(一)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践行“两山”理论,坚持新发展理念,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引领,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以水生态环境和优质水产品为目标,有效发挥大水面渔业的生态功能,加快体制机制创新,强化科技支撑,促进渔业资源合理利用,促进渔业资源综合利用。大力发展一二三产业,走出一条水生态保护与渔业生产协调发展的大水域生态渔业高质量绿色发展之路。

(二)基本原则

——坚持绿色发展、合理利用。 充分发挥渔业生态功能,科学利用水生生物资源,加强水环境保护。 兼顾大水面防洪、供水、生态、渔业等功能,实现“一水多用、各方共赢”,促进共享、共享、共治水域面积。

——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 根据生态环境状况、渔业资源禀赋、水域承载能力、产业发展基础和市场需求等,科学布局、分类实施政策,坚持“一水一策”,合理选择发展模式大水域生态渔业。

——坚持技术领先、创新驱动。 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关键共性技术研发,加强模型细化,促进成果转化示范。 推动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完善生产经营体系,健全利益联动机制。

——坚持品质渔业、三业融合。 围绕高质量发展目标,提升水产品品质,实施品牌战略,提质增效。 充分发挥大水面渔业的优势和特点,大力发展精加工和休闲渔业,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不断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

(三)发展目标。 到2025年,大水面生态保护与渔业发展全面融合,渔业在水域生态修复中的作用显着提升,大水面生态渔业管理协调机制更加健全,优质水产品比重显着提高,产业链有效延伸。 一批管理体系健全、运行机制高效、利益紧密结合的典型生态渔业模式,基本实现了环境优美、产品优质、产业融合、生产、生态、生活融为一体的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格局。两者相辅相成。

二、加强统筹,促进协调发展

(四)依法依规保障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空间。 统筹环境保护和生产发展。 对法律法规明令禁止发展渔业的地区,必须严格禁止发展规模化生态渔业。 允许大规模发展生态渔业的地区,要准确把握政策要求,合理发展生态渔业,防止一刀切。 不同区域禁止一切捕鱼活动。 要依法加强养殖水域滩涂规划,按照《关于加快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农渔发[2019]号)要求落实水产养殖发展空间。 1)国务院颁发。 完善重要养殖水域滩涂保护制度,严格限制养殖水域滩涂占用,严禁擅自使用养殖水域滩涂。 依法开展水域、滩涂养殖证书颁发和登记,依法核发养殖证书,保护养殖生产者合法权益。 以空间规划为基础,科学合理设置大水面生态渔业所需设施,协调大水面渔业生产与航运、水生生态环境、鱼类繁殖与洄游等功能。

(五)以充分发挥渔业生态功能为导向,开展增殖渔业。 强化渔业应根据水域承载能力确定适宜的放养品种、放养量、放养比例、捕捞时间和捕捞量。 增殖渔业应当采用特殊的渔具和捕捞方法,尽量减少非增殖渔业的兼捕,确保不对非增殖生物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损害。 要严格区分增殖渔业捕捞活动与非增殖渔业资源的传统捕捞生产。 长江流域重要水域禁止的“生产性捕捞”不包括强化渔业捕捞活动。 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原则上禁止增殖渔业; 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和自然保护区试验区,可根据资源调查结果,合理放流滤食性、肉食性、草食性当地本土物种。 、充分发挥增强渔业的生态功能,实现以渔抑藻、以渔净化水体,修复水体生态环境,维护生物多样性; 在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内,强化渔业的捕捞活动应当在特殊保护期外进行。 是时候展开了。

(六)在严格资源管理的基础上发展传统捕捞渔业。 传统捕捞生产必须严格按照《渔业捕捞许可证管理条例》要求,实行船网工具控制指标管理,实行捕捞许可证制度和捕捞配额制度。 落实长江流域重要水域禁止“生产性捕捞”的相关规定,对以特定资源利用、科学研究、良种繁育为目的的捕捞活动必须制定专门措施进行特殊管理。 除自然保护区内土著居民能够进行日常生活必需的传统捕捞活动外,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和自然保护区内禁止捕捞生产。 在明确种群动态和资源补充规律的基础上,要探索开展定额、定点、固定渔具和捕捞方法、固定捕捞规格的精细化管理。

(七)在科学合理的前提下发展笼栏养殖。 按照《关于加快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根据水资源和环境承载能力,科学布局网箱围网,合理控制养殖规模和密度。加快推进网箱粪便、残饵料收集等环保设施建设。 升级设备,减少污染物排放。 支持同一水体不同区域采取轮作、休耕模式。 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开展网箱养殖。 饮用水源地二级保护区的开发必须更加注重环境保护。 应饲喂利用率高、饲料系数低的高效环保饲料。 鼓励无投资开发。 禁止饵料生态养殖,严禁非法使用药物; 经营单位应当定期进行水质监测分析,防止水环境污染。 禁止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开展网箱养殖。 在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内,允许原住民保留生活必需的基本养殖生产,同时注重环境保护。

(八)加强水面生态环境保护。 加强大面积水面水质保护,生态环境、农业农村等部门要按照职责分工加强监测和执法监督,依法追究造成水污染的行为,维护水环境质量。大面积水面良好的水生态环境。 加强大水面生物多样性保护,增殖渔业必须严格按照《水生生物繁育放流管理规定》对苗种场和放流物种进行监管; 用于增殖的亲鱼、幼苗等水生生物应是本地品种,并且必须进行遗传选择。 投放湖泊水库或邻近水体的多样性高、优质亲本的种子,禁止使用外来品种、杂交品种、转基因品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繁殖生态要求的水生品种,严格防止种质退化和疾病的传播。

3、完善运营管理机制

(九)理顺和完善运行机制。 稳定大水域承包经营关系,建立健全退出补偿机制,对因公共利益需要退出的大水域生态渔业依法给予补偿,妥善安排渔民生产生活担心的。 培育壮大经营主体,鼓励企业、合作社等开展大水面渔业有组织、规模化经营。 支持传统捕捞渔民转产转业,大型水面作业企业优先聘用转产上岸渔民。 支持相关经营主体加强选种、养殖技术、加工、流通等环节合作,引导成立大型水面生态渔业产业化联合体、行业协会或商会。 鼓励渔民通过资本或以渔船、捕捞装备、养殖许可证、捕捞许可证等投资兴办渔业经营实体,构建紧密的利益联动机制。

(十)建立健全监督管理机制。 建立由同级农业农村部门牵头,生态环境、自然资源、林业草原等部门参与的工作协调机制,协同研究制定和实施支持措施。 协调公安、渔政、生态环境等相关部门,开展区域联合执法工作,鼓励探索“政府支持+社会参与”渔政管理新模式,大力推广现代信息法应用视频监控、无人机等执法监督。 支持地方优先招募符合条件的退休渔民加入“护鱼人”协调管理队伍。 加大渔业执法力度,加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

(十一)推动高质量融合发展。 用好大水面景观资源,充分挖掘大水面生态渔业文化内涵,积极发展休闲渔业,推动文化、旅游、体育、垂钓、观光、餐饮、康养深度融合。 加强监督管理,确保旅游、渔业、餐饮等业态发展不破坏大片水面生态环境。 有条件的临近大型水体地区积极发展生态水产品深加工,培育壮大水产品加工流通龙头企业,开发方便快捷的水产加工食品和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纪念品”产品,充分发挥地方特色。给水产品加工业“三连”效应。 搭建产品展示平台,加强大水域生态渔业产品宣传推广,支持申请创建大水域绿色有机水产品、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和区域公共品牌。

四、加大支持保障力度

(十二)加大资金支持力度。 加大对大水面生态渔业的资金支持,重点关注一二三产业融合、重要渔业水域监测、渔业资源调查评估、网箱环保改造等。 积极争取精准扶贫、社会民生等相关资金用于过渡上岸渔民的临时生活补贴、社会保障、职业技能培训等相关方面。 鼓励农业信用担保机构加强对大水域生态渔业生产经营项目的信用担保支持,积极推进大水域渔业保险试点,提高风险保障能力。

(十三)指导产业规划。 省级渔业主管部门要充分考虑当地社会、经济、生态、环境和渔业发展条件,结合增殖、养殖、捕捞等大水面生态渔业生产方式特点,科学规划产业发展,会同有关部门2020年底前制定并发布本地区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专项规划,同时依法开展规划环评工作,有序推进大水面生态渔业发展该地区的生态渔业。 要积极推动将大水域生态渔业发展专项规划纳入当地政府中长期产业发展规划,确保大水域生态渔业稳定可持续发展。

(十四)强化科技支撑。 推动大水面生态渔业重大科技项目立项和实施,加强大水面基础理论、生态保护和渔业发展策略、管理体系、科学分类分级等研究。 建立大水面生态渔业科技创新联盟,加强大水面生态渔业关键共性技术研发,推动产学研用协同创新。 加快大水域生态渔业标准体系建设和增殖放流、资源调查评估、养殖技术规范等相关重要标准的制修订和宣传应用,规范大水域生产水面养殖渔业。

(十五)加强宣传推广。 依托行业组织、科研院所、高等院校、技术推广机构和相关企业,加强大水面生态渔业科普宣传,打造一批大水面生态渔业典范,营造良好舆论氛围。为产业发展。 加强大型水面生态渔业管理主体领导干部培训,推动先进经营理念、模式、技术的推广应用。

农业农村部、生态环境部、林业和草原局

2019 年 12 月 24 日

解释: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