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湖北鄂州26层养猪楼一人养1500头猪

author
0 minutes, 4 seconds Read

走近湖北鄂州26层养猪楼:一人养1500头猪,作业精度堪比iPhone生产线

【环球时报记者 杨莎莎】“像生产iPhone一样养猪”,美国《纽约时报》此前曾报道过中国中部一处高楼养猪场。 据介绍,这座26层的养猪大楼虽然名为养猪场,但实际上更像是一家为养猪而建的富士康工厂,其运作就像iPhone生产线一样精准。 对于每年消费7亿头生猪、占全球消费总量一半的中国来说,稳定的猪肉供应是保证中国价格稳定的重要一环。 楼内养猪,为猪肉供应提供了解决方案。 目前,A股上市公司牧原股份、新希望、温氏股份、唐人申等均已布局楼宇养猪场。 猪舍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为什么要在楼房里养猪? 这个模型有什么先进之处? 带着这些问题,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前往湖北鄂州,对这家养猪楼公司进行了调查采访。

一个人养1500头猪

生猪养殖资讯_生猪养殖技术培训材料_生猪养殖技术培训2015/

(相关资料图)

在密闭空间内经过70多摄氏度的蒸烤约7分钟后,环球时报记者得以走进号称“最大楼猪”的湖北中新凯威现代牧业业主。世界单区农场”有限公司(简称“中鑫凯威”)。

公司位于湖北鄂州郊区。 周围的低层建筑中,两栋26层的养殖楼拔地而起。 外观看起来和一些写字楼、住宅楼没有太大区别,但里面却饲养着大规模的猪,被网友戏称为“楼里住着二师兄”。 中新凯威总经理金林告诉记者,每栋楼建筑面积达39万平方米,两栋楼每年出栏生猪120万头。 距离养猪大楼不远的地方,是该公司的主要投资方——湖北世纪信丰雷山水泥有限公司。

中新凯威现代牧业1号生产大楼正式投产

去年9月30日,第一批母猪被运抵当地,分成数百只一组,利用大型货梯运上高楼。 怀孕的母猪首先要进入“妊娠区”等待分娩,然后在“产仔区”产下仔猪。 产后23天左右,仔猪断奶进入“哺乳区”,然后在“育肥区”饲养长大,等待约6至8个月即可出栏。 记者看到,大楼外有一条传送带。 猪饲料通过传送带输送到建筑物的屋顶,然后向下完全密封到各个楼层。 据介绍,这里每天给猪洗澡,并根据体重、品种、市场需求精准喂饲饲料。 产生的废物也由特殊的回收系统进行处理。 走进大楼,记者并没有闻到普通露天养猪场散发出的恶臭味。 据工作人员介绍,公司养猪员工即使乘坐公交车,也没有闻到过异味。

“猪其实是爱干净的动物。”中新凯威董事长诸葛文达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首先为猪正名。 他认为,中国农村小散户的养猪模式,让猪在小范围内满足了吃、喝、睡、睡等多种需求,让猪变得非常脏。 在楼里养猪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每头猪占地不大,但养猪的数量会很大,公共活动空间会很大。建筑每层都划分了各个功能区,养猪更加方便。” 干净,”他告诉记者。

在实时监控生猪养殖楼动态的大屏幕上,记者看到其中一张画面,猪在圈舍里走来走去,饲料放在中间。 据了解,生猪养殖大楼项目系统建设过程中,将建设智能饲料生产系统、智能饲料输送系统、智能消毒控制系统等。 两栋楼共有员工800多人,相当于一个人养1500头猪。

对于大楼内的养猪项目,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董希淼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表示,“26层的养猪楼采用生产iPhone的方式来养猪。”这种模式,农村散养没有出路!”

应对“最大风险”

就在记者采访前,中新凯威引进的一批种猪被发现携带非洲猪瘟病毒。 经过治疗,病情终于得到控制。 对于猪场疫情防控,金林告诉记者,“公司配备了人员、物资中温烘干、氧化消毒等系统,采用连续不间断的高活性氧化剂对整个园区进行消毒。”以抑制病毒的传播。 不断对异常猪进行检测和筛查,确保整个集团的稳定生产。”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称,非洲猪瘟是一种病毒性猪病,是最具破坏性的猪瘟形式,死亡率高达100%。 没有可用于预防的商业疫苗,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一旦发生疫情,需要立即大规模扑杀所有生猪,所有尸体、肉制品和垃圾都要收集和消毒。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2018年8月,辽宁省沉阳市生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这是我国首例非洲猪瘟疫情。

《纽约时报》援引市场研究公司Global AgriTrends创始人布雷特·斯图尔特的话说,美国养猪户看到中国建筑里的养猪场照片时表示难以置信,觉得“风险太大了”。 报告称,高层养猪场和其他规模化养猪场加剧了中国猪肉行业面临的最大风险:疾病。

中国为什么要在楼房里养猪? 中国农业农村部生猪产业监测预警首席专家、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地位科学家王祖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家猪存栏量大幅下降非洲猪瘟对产能造成的影响是背景之一。 另一个背景是,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鼓励工厂化集约化养殖、立体生态养殖等新型养殖设施发展”。 王祖立表示,在这一政策的引导下,楼房养猪的模式在国内大型集团中开始流行。

“对于楼房养猪来说,疾病防治是一个难题!” 王祖利告诉记者,楼房生猪的饲养密度远高于传统养猪场。 “有限的土地面积承载了过多的养殖量,对于疫情防控而言,是不可避免的风险。”

中新凯威现代畜牧大厦里的生猪

王祖立还实地考察了多个楼宇养猪项目。 据他粗略估计,目前全国有楼宇养猪企业1000多家。 在考察中,他还意识到,疫情防控是这些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然而,中国上个世纪就尝试过在建筑物里养猪。 业内普遍认为,国内一些企业在建筑物猪病防治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丹麦被业界公认为全球养猪​​强国。 金林还告诉记者,就养猪业而言,中国与丹麦最大的差距在于品种。 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曾表示,我国种猪市场基本成为外猪主导,市场上销售的仔猪90%都是外猪的后代。

王祖力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养猪行业比较有代表性的指标之一叫做PSY(每头母猪每年断奶的猪数),即一头能繁殖的母猪能产下多少健康仔猪。一年内。 丹麦全国平均PSY可以达到30头以上,而中国平均PSY水平在20头左右。 差距还是很大的。 “国内一些企业会引进国外更好的猪品种,自己饲养,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其后代普遍会退化。” 王祖礼说道。

中国畜牧业协会生猪行业分会副主任施守定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我们吃的猪肉90%都有国外品种来源,但经过多年的养殖,中国的核心养殖生猪来源不再那么依赖国外。 高先生说,“即使国外不向中国出口种猪,我们自己的核心种猪场仍然可以提供种猪来维持国内生猪产业的发展,但生产效率会较低。”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王爱国也告诉记者,大白猪、长白猪等品种是国际上常见的商品品种。 各国根据各自的养殖条件和市场需求培育多种品系,并进行杂交生产商品猪。 我国核心种猪资源基本自给,部分核心种猪资源仍需进口。

前景如何?

国家发改委近日宣布,生猪价格继续低位运行。 6月26日至6月30日当周,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低于5:1,进入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 为推动生猪价格尽快回归合理区间,国家发改委将在年内启动第二批中央猪肉储备收储工作,促进生猪市场平稳运行。

今年年底,中新凯威成立三年来的第一批生猪将生产出来。 公司管理层似乎并不特别担心在生猪价格下跌的情况下是否会上市。 “我们要跨过(猪)周期,只要随时追高,往往就会追到低点。”诸葛文达说。 只有集约化、规模化养猪,才能降低总成本,避免行业持续3-4年的“养猪周期”带来的挑战。

王祖立告诉记者,关于楼内养猪项目现在还无法下定论,还需要时间观察。 “比如,过几年我们会和传统的养猪模式做对比,看看楼里生猪的生产指标、疫病防控、饲养情况,不考虑成本控制,只有用数据才能实现。”我们判断这个模式是好是坏,是否适合大规模推广。”

“在土地短缺的情况下,在建筑物里养猪是一种选择。” 王爱国告诉记者,楼房养猪是新鲜事物,目前还存在一些技术难点需要攻克。 例如,建筑物养猪存在防漏问题; 与传统养猪场相比,建筑物养猪的建设成本和折旧成本较高; 楼房养猪技术门槛高、投资大,可能不适合中小型养猪企业进入。 但王爱国也表示,养猪场“上楼”走的是土地集约化的道路,这个想法是对的。 至于智能化养猪,也可以在传统养猪场推广,这是未来的趋势。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