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卖不出去钱养着就烧钱或者很快就没钱了特养殖扶贫产业将何去何从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介绍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随后,各地采取严厉措施,大力加强监管。

采访中,干部群众普遍认为,为了维护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必须严格执行这一禁令。 还要看到的是,这一禁令让不少地方的特种养殖产业陷入停顿,而这些产业大多是地方政府扶持的扶贫产业。 相关贫困户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部分已脱贫户面临返贫风险。

脱贫攻坚决胜,特种养殖业将何去何从? 贫困户、脱贫户怎么办? 有学者和基层干部认为,只有充分汲取历史教训,广泛听取意见建议,加强精细化治理,才能真正解决脱贫攻坚的新问题。

视频拍摄:龙旭、张艺凡

扶贫产业正在消亡

竹鼠、大鲵、黑斑蛙、石蛙、野猪、豪猪、蛇等特色养殖近年来频频成为农业养殖行业的网红。 它们也是各地扶贫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的甚至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 半月潭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禁猎令出台后,各地特种养殖扶贫产业基本陷入停滞状态。

“现在是产季,不准任何人进去,如果惊动了竹鼠妈妈,她会咬死宝宝的。不过现在就是这样了,你可以看看。” 湘西仁田中东一家著名竹鼠养殖场负责人说。

田忠东从2012年开始饲养竹鼠,后来成立合作社与老乡一起饲养。 不算今年春天出生的竹鼠,目前繁殖的竹鼠数量已超过6200只。 他说,以前效益好,规模每年都在扩大,但现在都在他手里了。 “如果损失由我自己承担,我可能会破产。”

和他一样担心的还有当地的扶贫部门。 田忠东的合作社已帮助贫困群众511人。 他们本来还有脱贫致富的希望,但现在他们的努力可能会付诸东流。

在湖南省凤凰山区麻冲乡高通村,山间的稻田里传来蛙声。 黑斑蛙养殖大户谭永胜说,去年,52名贫困群众入股,每人分红6600元。 “大家都还盼着今年能干点大事,我现在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

曾经在脱贫攻坚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特种养殖业,一过冬天就陷入了萎靡不振的境地。

湖南湘西州是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 国家扶贫办项目科科长陈长宝表示,一些特色养殖产业见效快、效益好。 贫困地区的行业选择并不多。 在上级支持下,当地政府近年来累计投入财政资金2443万元,帮扶企业54家。 专项养殖工程涉及贫困人口9773人。 “特种养殖群体已经坚决脱贫,但现在面临返贫风险。”

在中国大鲵之乡湖南张家界,由于人工养殖大鲵目前不允许上市,从事大鲵养殖的贫困户无法及时进行大鲵交易,存在资金缺口。 他们负责挂钩贫困户的利益,负责偿还贷款,接受贫困户就业。 与大鲵产业相关的企业和合作社也出现了利润下降、利润收窄甚至经营困难的情况,间接导致参与贫困户收入减少、就业困难。

据了解,除大鲵产业外,目前仅湖南省特色养殖产值就超过20亿元,拥有相关证书的野生动物养殖场(户)就有3800多家。 半月潭记者从湖南省林业局获悉,全省野生动物养殖许可证全部被吊销。

除湖南外,广西、贵州、江西等地也是特种养殖扶贫产业相对集中的省份。 多年从事扶贫研究的广西行政学院教授凌景秋表示,很多贫困地区没有好的产业选择,特色养殖确实帮助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如果现在禁止养殖和禁食,将会给广大已经脱贫和希望脱贫的农民带来不小的损失。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特种养殖者的心态是卖不出去钱,养着就烧钱,很快就没钱了,前途一片黯淡。”

补偿、改造、合理利用:亟待解决的三个问题

一位贫困户告诉半月潭记者,现在大鲵已经不准出售了。 为了减少损失,村里有人准备将家养的大鲵放归野外。 然而,对于更多的农民来说,将它们放归野外是不可行的。 竹鼠会啃食山地植被,大量放生竹鼠到野外很可能带来基因污染等生态灾难。 野猪、豪猪、蛇的释放会带来危险。

农民只能饲养和观看。 田忠东说,每天员工工资、饲料费、水电费等金额约为800元。 湘西州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科科长贾志明表示,只要养殖户有一定规模,每天的经营成本基本都在500元以上。 他们的处境很尴尬:政府不允许处置,所以只能等待最新政策,同时继续投资,这些都是二次损失。

受访干部群众普遍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发布了禁猎野味的规定。 政府和人民群众都必须从维护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保障人民健康的角度遵守和执行这一决定。 同时,各地干部群众都希望这三个问题尽快得到妥善解决。

一是尽快出台合理的补偿政策。 湖南省林业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少农户为此投入了数十万元,有的甚至为此贷款,准备做大生意。 禁令出台后,如果行业全面停摆,可能会出现“因禁令而致贫”的情况。 采访中,受访农户向半月谈记者展示了几个行业微信群。 许多微信群直到凌晨一两点仍有人抱怨。 “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不想给政府添麻烦,只是希望得到合理的补偿,不要破产。”

如何补偿? 各级资金如何共享? 在部委层面的相关政策明确之前,各地干部都在保守这个秘密。 一位中部省份人大系统干部坦言,虽然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地方人民政府应根据实际情况向受影响农民提供一定补偿。就实际情况而言,在上级政策法规进一步细化之前,地方财政一般不会主动承担责任。 人民不能等待。 拖延的时间越长,赔偿金额就越大,政府承受的压力就越大。

二是引导帮助受影响农户转型转产。 湖南省野生动物专家认为,这个产业其实并不容易转型。 所谓特殊的养殖场地、设施、设备往往是特殊的,养殖技术也是如此。 这些设施设备难以回收利用,养殖转型困难重重。 “有的农民投入了好几年的时间来学习这项技术,这种无形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_特种养殖技术视频教学/

中部某市扶贫办主任表示,中央和省规定出台后,今年所有专项养殖项目和专项资金全部取消。 他们召开了四次会议来讨论把钱投资到哪里,但仍然没有决定。 “养猪污染,养牛羊见效慢,担心脱贫任务难以完成。”

三是明确特种养殖业发展前景。 基层干部群众最期待的举措是,那些已经规模化养殖、技术足够成熟的品种终于可以进入白名单。

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的信息,部分动物(如兔子、鸽子等)的人工饲养, )已使用较长时间,技术成熟。 群众普遍接受了,由此产生的产值,有一定数量的从业人员,有的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根据决定规定,列入畜牧法规定的畜禽遗传资源名录的动物也属于家畜、家禽。 其饲养、利用和消费均按照畜牧法的规定进行管理,并接受严格的检疫。

有受访者指出,特种养殖的检疫检验体系远不如传统畜禽养殖完善,相关疾病的研究也相对滞后。 但也正因为如此,当前治理的重点应该是在这些方面做到严格科学、合理利用,而不是控制。

一些干部群众认为“等”字鸽子、兔子留有弹性空间后,是否可以纳入大鲵、竹鼠、黑斑蛙等物种值得研究。 张家界大鲵保护与发展协会会长王建文表示,张家界大鲵养殖加工产业已有40多年的历史,实现了大鲵从濒危到保护再到合理利用的转变。 全国有相关从业人员10万人。 “希望疫情过后,国家重大法律法规能够提供出路,我们能够继续发展。”

协同处置考验地方治理能力

不少受访者表示,游戏禁令的出台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要求,有利于革除某些不良习惯,打击相关违法犯罪活动,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 但就具体操作而言,由于程序复杂,涉及人员众多,需要多部门、多学科协作。

不少干部表示,部委层面的政策要尽快出台,要做足前期研究、系统研究。 必须多部门共同努力,防止部门政策冲突和“神明争斗”。 比如哪些特殊养殖品种是禁止的,哪些是不禁止的,要充分吸收当地的意见。 如果标准模糊甚至相互冲突,再加上环保和舆论带来的压力,地方政府很容易不知道如何执行。

“前不久省林业局发了一个文件,但内容很模糊,没有讲这些扶贫产业怎么办,也没有讲如何补偿和改造产业。国家林业局的决定层面是正确的,地方政府也必须承担责任,可以说清楚的就必须说清楚,不清楚的就必须积极向中央反映和沟通,不能把一切都推给中央。基层,这最终将使问题变得更糟。” 某市林业局负责人说。

同时,不少干部担心,由于执行层面缺乏统筹规划和长远考虑,各地会重蹈当年禁退限猪政策实施时出现的一些乱象。过去两年。

南方某农业大县副县长表示,从国家层面看,生猪“限禁”不存在问题,是在相关法律规定框架内的。 但到了实施的时候,各地却加大了限制。 他们甚至擅自扩大“不提现限额”的范围和类别。

“本来限制规模养殖,但有的地方也限制、禁止养殖户散养;有的符合环保要求,但各地要么想减少麻烦、减轻负担,要么想趁机利用投资的土地为工业,加大对养殖的限制,有的地方甚至推出无猪县、无猪镇,只迎合上级,忽视群众利益。如今,由于非洲猪瘟的叠加影响,猪肉供应紧张,有的地方给予大额补贴、环评开绿灯等手段鼓励农民增产……”副县长说。

“我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再重演。” 凌静秋表示,特种养殖扶贫产业将走向何方? 建议有关部门加强研究,听取各方意见和声音。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6期原标题《卖不掉钱,留着烧钱,扶贫特种养殖到哪里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