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野令下株洲攸县特种养殖户寻求转型或退出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华盛在线4月10日讯(通讯员刘志刚、刘建飞、记者赖永源)全面禁止野生动物,让全社会认识到“野味”不能再吃了,农民却将“野味”养殖作为发展特色产业。 去哪儿? 4月8日,记者来到株洲攸县的一些特种养殖户,了解他们是寻求转型还是选择退出。

农民遇到“断指”之痛该怎么办?

自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过度食用野生动物威胁公共卫生安全的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2月24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严厉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被誉为“史上最严禁野生动物”,也被称为“禁野令”。

在黄枫桥镇满江村润鑫特种养殖场,农场主洪坦章正在饲养豪猪。 由于突如其来的“禁野令”,他顿时陷入了困境。 他的近40只豪猪不仅无法在市场上出售,而且还要承担每天的饲养费用。

三年前,怀揣创业梦想的洪坦章筹集资金建设了特色养殖场。 现在他的生意刚刚开始起色,却遭遇了“断指”。 “禁场令”的出台让他对自己的未来非常迷茫。 眼前的困境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特种养殖技术_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视频教学/

同样,在黄枫桥镇湖场村文帆蛇场,场主曾庆生也因为“禁野令”的出台而感到焦虑和困惑。 曾庆胜目前他的蛇场有近万条蛇,每天的饲养费用在1000多元,这让他压力很大。

据了解,攸县目前有特色养殖场36个,其中豪猪养殖场7个、蛇养殖场7个、竹鼠养殖场7个、青蛙养殖场8个。 豪猪、蛇、竹鼠等数量3万只,固定资产投资2600万元以上,年产值近2000万元。

攸县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副站长洪又贤表示,“禁野令”颁布后,攸县不少特种饲养员陷入困境,不少饲养员不断前来咨询。 林业部门也积极介入,实地走访,宣传政策,尽力帮助他们过渡生产,尽可能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政府助力产业转型,积极引导有序退出

“禁野令”的出台,意味着特种养殖失去了生存土壤。 在健康安全面前,特种养殖难免会经历“断指”之痛。 如何稳步引导农民转型,保护农民合法权益,成为当前最紧迫的问题。

特种养殖技术视频教学_特种养殖项目有哪些_特种养殖技术/

面对“禁野令”对特种养殖的影响,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相关政策。 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最新通知,各地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要掌握实际情况,科学评估禁食影响,正确认识禁止野生动物范围,分类分类,做好工作衔接。

对属于禁食范围但具有科学研究、药用、展示等非食用合法用途的物品,应当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变更、延续行政许可或者文件,农民引导和帮助调整和转变生产经营方向。 。 对属于禁食范围但设施可用于其他动物养殖的,通过加强信息服务和技术指导,积极引导养殖户调整养殖结构,继续发挥养殖设施作用。 对于断食后停止养殖活动的,我们将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积极支持、引导、帮助农民转业,把影响降到最低。

洪需要说的是,豪猪和金环蛇也有药用价值,所以他们积极帮助农民转产,联系相关加工企业帮助他们销售。

随着“禁野令”的出台,攸县的一些特种养殖户也选择了主动退出。 在黄土岭镇上官村,从事蛇场经营20多年的刘芝芝决定申请退出特种养殖行业。 目前,他的蛇场内还有1000多条蛇,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妥善处理。

对于自愿申请退出的特殊饲养者,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要求,对禁食后停止繁殖的野生动物进行妥善处理。 一是科学落实向自然释放。 第二种是将其转用于非食用的合法目的。 三是严禁范围内农民遗弃的外来野生动物不得放归野外。 可以委托有资质的救助机构饲养或转移。 今后将根据科学研究和科普教育的需要合理配置。 四是对以上三项措施无法处置的圈养野生动物及时进行无害化处理。 同时,还要求有关部门配合,对部分农民和职工因禁食措施造成的损失或影响进行补偿,帮助农民解决困难。

洪需要说,对于自愿退出的农户,他们会到现场查看情况,登记牲畜数量,每户建立档案,并按照国家出台的后续政策进行补偿。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