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牧工作站的培训会被养殖户挤爆猪价跌跌不休这种养猪新模式火了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风口财经记者 王好

  截至7月7日,牧原股份、温氏股份、大北农、唐人神、神农集团、正虹科技等头部上市猪企生猪销售“半年报”出炉。其中,多家企业6月份生猪每斤售价“破7”,牧原股份也首次失守,刷年内新低,商品猪价格13.82元/公斤。另据国家统计局2023年6月下旬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生猪(外三元)13.8元/千克,较上期下跌3.5%。

记者注意到,今年初以来,据国家发改委数据,猪价持续阶段性低位运行,养猪持续亏损至少已经超过5个月。此轮“破7”,究竟是“快闪”,还是新一轮下探,作为全球生猪养殖大国,这一乡村特色产业过时了吗,面对猪价“跌跌不休”,又该如何应对,记者进行了采访。

行业困局

“因为生猪问题,今年已调研不下五十次”

生猪养殖“稳亏”已无悬念,不能确定的只是还要亏多久。这几乎已经成为眼下养殖户的“共识”。

 

青岛平度市是当地生猪养殖产业集聚区,分布有生猪规模场435个。这里的一位中小养殖户告诉记者,自己的养殖成本月9元/斤,而今年以来,猪价持续在7块出头,一直在亏。

从年初至今,因为生猪问题,青岛市畜牧工作站饲料营养科负责人刘宗正已经一线 调研不下五十次。这个频次前所未有,行业面临困境程度也让作为畜牧部门专家的他,感慨前所未有,“目前养一头猪,自繁自养亏200元左右,育肥亏损更多,可能达到400元。”

中小养殖户的情况如此,规模猪企也不容乐观。以上市猪企为例,牧原股份6月份生猪销售简报显示,公司商品猪价格相比2023 年5月份呈现下降趋势,商品猪销售均价13.82 元/公斤,比2023年5月份下降 2.54%。而其此前公布的5月份生猪养殖完全成本为14.9元/公斤。

另一家头部上市猪企温氏股份,其公布的6月份毛猪销售均价为14.27元/公斤,环比变动-0.42%。虽然没有失守“七元线”,但是其4月份肉猪养殖综合成本为8.4元/斤,也就是16.8元/公斤。这样看来,相比牧原股份,亏得可能更多。

猪价的另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来自饲料。从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来看,6月以来,结束阶段性回落,猪饲料“主打成分”玉米和豆粕,涨势持续。其中,6月下旬玉米(黄玉米二等)2748.6/吨,较5月下旬每吨上涨101.1元,涨幅3.8%;豆粕(粗蛋白含量≥43%)豆粕3971.7元/吨,比上期上涨121.8元,涨幅3.2%。从数据来看,虽然原料涨价距离终端饲料尚有传到期,但无疑也构养猪知识成了未来生猪养殖利润空间的进一步压缩。

养殖户用尾菜替代猪饲料

  此外,国家发改委监测中心数据显示,截至6月第4周,猪料比价4.07,低于平衡点4.54,持续处于《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确定的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

绝地求新

养殖户挤爆技改培训现场 养猪“青岛模式”受热捧

回溯一下可以发现,2021年1月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此后,猪价从超过36元/公斤的高点震荡下行,一度“断崖式”下跌,更为重要的是,至今两年多来,虽然也有过阶段性上扬,但像2018年至2020年间那种每斤最低五六元,最高十七八元的剧烈变动,再未曾有。

 

曾经,“猪周期”被认为是猪价大起大落的代名词,而今,这越来越回归为不过是任何行业都会有的平常周期。

周期的平滑,对于养猪行业来说,是好事,但阵痛难免。例如,根据公开数据,相较2019、2020年两年,2021、2022年两年牧原股份归母净利润共减少214.76亿元;温氏股份减少188.56亿元;新希望则要亏掉10.66亿元。更惨的*ST正邦,短短两年,从上市猪企排名前列沦落至今,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部分子公司处于破产预重整阶段。

同时,上市猪企作为规模化养殖主体,目前占比全国生猪年出栏量约为两成,非上市企业中的中小养殖户仍然占据行业主导地位。以养猪新技术青岛为例,中小规模养殖场数量占全市约80%,提供生猪产能占比约达47%-53%。

“现在中小养殖户对于技改的热情高,需求大。”刘宗正告诉记者,去年以来,通过山东省重大协同推广专项生猪养殖绿色低碳关键技术示范推广项目,他和团队共举办针对中小养殖户以及规模猪企的培训16期,其中9期采取线下方式,期间现场踊跃程度超过了他的预想,“培训场地几乎被挤爆”。

据了解,与以往的养殖技术指导不同,这些培训既有传统技术服务,更重要的是示范推广新模式、新装备、新方法,推动生猪养殖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比如,酶菌协同技术,通过生物制剂的添加,提高生猪采食量,饲料转化率,进而降低料肉比,降低成本。

种养结合模式下,经过改造的猪舍,一边种菜,一边养猪

  生猪养殖新模式方面,面向中小养殖户,“分布式养猪”新模式方兴未艾。“传统模式下,无论是自繁自养还是育肥,除了养殖之外,饲料、动保、环控等成本也是不小的支出和风险。”刘宗正告诉记者,新模式下,化整为零,通过平台公司方式运作,猪苗、饲料、动保、环控、管理等环节由不同的责任分担,最大限度剥离养殖户风险,降低各环节成本,从而让中小养殖户也能分享生猪养殖的精细化红利。“目前该模式正在向青岛乃至全省推广。”

积极自救

“大棚”变“猪场” 种养结合破解养猪高成本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表示,6月第四周猪价持续下滑,是由于南方多地猪病复发,养殖单位出栏积极性普遍偏高,加之部分养殖单位月度计划完成缓慢,挺价情绪偏弱,拖累猪价持续走低。从消费端来看,目前终端市场走货缓慢,并且屠宰企业冻品入库量有限,对猪价几无利好拉动。短期来看,7月初北方部分集团猪场出栏节奏或放缓,市场不乏抗价情绪,但南方利空因素仍多,或导致猪价继续下滑。

 

为推动生猪价格尽快回归至合理区间,国家发改委近日表示,将会同有关方面启动年内第二批中央猪肉储备收储工作,并指导各地同步收储。

收储“托市”的同时,防止肉价过低伤害养殖企业积极性,政策杠杆也在不断“上新”。据悉,为稳定生猪产能,青岛拟就母猪产房设施设备改造出台补贴政策,对购置新设备进行母猪产房设施改造的规模猪场给予补贴支持,目前草案处于意见征集阶段。

我国是全球生猪养殖大国,记者在一线采访中发现,面对行业巨变,生猪养殖这一传统乡村特色产业也在不断“自我更新”。

在莱西姜山镇洽疃村,马洪胜和团队通过引入现代化养殖设备,让“温室大棚”变身“现代猪舍”,并采用种养结合模式,场区内一半养猪,另一半种菜。“我们选择耐粗饲料的黑猪、巴马香猪等品种,猪吃的是水果蔬菜,替换饲料,最高可以节约饲料80%。” 马洪胜告诉记者,仅此一项就极大节省了养殖成本,以所养巴马香猪为例,核算下来,每斤肉可较普通养殖降低70%。同时,作为饲料的水果蔬菜都是因为品相等原因不适合进入流通领域的,从而也解决了尾菜处理和资源化利用问题。

据了解,目前种养结合模式仍然并非主流,且面临技术和人才等制约因素。不过,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精细化养猪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中小养殖户向规模化集约化转型发展将是大势所趋。

Similar Posts